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催眠生擒女同事

2021-05-16 19:45:23


工作正堆积如山, 女友欣欣来电, 「伟, 今晚我地去边度食饭好呀?」 「欣, 嗱, 应承我唔准嬲架, 今日公司突然临时有几个 file 要赶听朝比老细, 今晚睇怕我无十二点都唔走得住呀!」 「哦, 咩原来我响你心目中系咁小气架咩, 唔紧要啦, 做野要紧, 横掂今晚班同事话去唱 K, 咁我同佢地一齐去咪得啰, 你唔好做到咁夜呀, 走果阵时记得比个电话我呀!」 「咁好啦, 等我锡番啖妳先, 啜!」 「咦, 核凸, 嗱, 记住打电话比我呀, 好啦, 拜拜!」
我继续埋首努力咁工作, 「走嘞, 咁多位, 呀伟, 走嘞, 拜拜!」 「够钟, 又一day, 各位听朝见!」 同事们陆继开始离开公司, 好快, 公司内就只得番我一个人继续留守咁工作, 隔左一阵, 「呀伟, 咩你仲要 OT 咩?」 女同事楚乔问我, 「咩妳唔系走左嘅咩, 做咩又走番转头呀?」 「无, 落到楼下发觉留左的野, 所以咪番转头攞啰, 系喎, 你果几份野听朝要比老细喎, 今晚赶唔赶得切呀?」 「盡力啦, 今晚赶唔切听朝都要死到出黎架啦!」
楚乔企度望住我, 「呀伟, 不如…等我帮你手夹手夹脚起左佢啦, 如果唔系你边赶得切呀?」 我望住楚乔, 「咁, 怕唔怕阻住妳去拍拖呀?」 楚乔笑左一笑, 「开工啦, 仲讲咁多野做, 系咪想做通顶呀!」 讲完, 楚乔已经拉住张櫈坐左响我隔离开始帮紧我手
时间紧迫, 为左争取时间, 我地就咁打电话叫外卖上黎食, 外卖到左, 我地继续一边食饭, 一边拼命工作住, 已经九点几, 我要去一去 toilet, 减压之后, 我正番到我张檯之处时, 楚乔仲系好专心咁帮紧我手赶紧份野, 唔知点解, 我觉得眼前呢一刻嘅楚乔真系好靓, 一件白色恤衫, 内里嘅半杯式花边胸围正包住呢对丰满嘅胸肉咁, 隐隐响恤衫入便透住出黎, 下身一条紧身黑色短行政套裙, 一对完美无暇嘅长腿正响檯底下交叠住, 其实楚乔本身已经就系靓女一名, 但我估唔到呢个靓女居然肯用佢拍拖嘅时间黎留低帮我手。
楚乔开始发觉我望住佢, 「做咩企度眼定定咁望住我呀, 我块面系咪有的咩野呀?」 我笑住摇一摇头, 「唔系, 只系觉得妳今晚比我嘅感觉系特別靓啫!」 楚乔听到之后, 露出一个甜到熘嘅笑容, 「快的坐低做野啦, 成日讲埋的唔等洗嘅野!」 我笑左一笑, 跟住亦开始埋位继续拼博。
「呢段 report 系咪应该咁样打架?」 楚乔问住我, 「妳攞番黄生果间公司个 file 参考吓, 佢嘅情况同呢间公司都系一样架!」 我同楚乔不停地系咁讨论住工作的野, 两个人已经愈坐愈近, 手臂同大脾亦不知不觉咁紧贴住起黎。
「仲有呢份就搅掂!」 「我啱啱搅掂哂, 等我帮你一齐埋尾, 攞你果边份野过黎等我打埋去!」楚乔企响身要攞我檯头份野, 份野太远, 楚乔用佢大脾顶住我大脾边咁伸手去攞, 呀….., 楚乔突然失去重心, 千钧一髮, 我伸手扶实差的仆到嘅楚乔条腰, 手已经碰到佢嘅波底边嘅位置, 「小心, 有无事呀?」楚乔比我掂到佢嘅胸边, 块面即时泛住微红咁, 「无…无事, 咁你帮我递份文件比我丫!」
「终于大工告成, 唔该晒妳, 楚乔!」 「哗, 都成十点几嘞, 不过都总算搅得掂!」 「麻烦晒妳, 使唔使打个电话比妳男朋友报到先呀?」 「唔使, 佢今晚都有的事, 唔得闲陪我, 咁你又使唔使 call 你女友呀?」 「一阵先啦, 而家 call 佢, 佢会要我即刻出黎见面架, 今晚攰到死, 见少一晚都唔系咩大问题嘅!」
楚乔摸住膊头转住条颈, 「做咩呀楚乔, 好攰呀, 使唔使我帮妳揼吓咁呀?」 「最好啦, 帮左你成晚, 帮我揼番一阵都好应该啫!」 我企响佢身后, 开始帮楚乔揼住佢嘅膞头, 揼左一阵, 我再为佢两边嘅肩膊按住, 「好舒服呀, 呀伟, 唔..唔…」 又按左一阵, 我响佢两边膊头凹入去嘅穴位大力一襟, 「呀….好应呀, 有的痛, 不过好舒服!」 按完膊头嘅穴位后, 我再响佢两边嘅太阳穴度打圈不停咁按住, 「正呀, 呀伟, 好掂呀….」
楚乔一边比我按住, 一边同我讲, 「A, 呀伟, 讲的好笑野你听, 呢排真系懞下懞下咁, 今朝起身, 我系咁四围搵眼镜, 点知搵左好耐, 终于….哈哈哈, 原来自己起身果时已经戴左都唔记得, 等我仲戴住眼镜咁搵眼镜, 你话系咪好傻呢?」 我仍边按边笑住话, 「呢的咪系精神紧张嘅表现啰, 好多人平时工作压力太大, 无去正确咁释放自己, 多的休息同放松下自己就无事架嘞!」
楚乔再问我, 「咁点先叫做正确咁释放自己呀?」 我又笑住讲, 「嗱, 妳而家就试下集中精神,跟住就照住我嘅说话去做啦!」 楚乔咪住眼笑住点一点头, 「妳而家先挺直条腰咁坐!」 楚乔即刻照住我嘅说话挺直条腰, 「跟住开始保持有节奏嘅唿吸, 吸…, 唿…., 系嘞, 无错嘞!」 「而家开始要放松自己, 慢慢咁放松自己, good…继续保持住落去!」 「妳而家谂下自己系一只雀仔, 响个天空度好自由自在咁飞翔住….」 楚乔听到之后卡一声咁笑左出黎。
「殊, 专心的, 嗱, 咁唔集中嘅话就释放唔到自己架嘞, 好, 再黎, 集中精神, 妳而家谂下自己系一只雀仔, 响个天空度好自由自在咁飞翔住….」 楚乔开始好专心咁咪埋眼谂住, 「而家感唔感受到响天空飞翔住嘅感觉呀?」 楚乔微微点一点头, 我不断要楚乔试, 要佢幻化自己变成另一样野, 试左几样之后, 「好嘞, 而家妳又试下谂自己系一只猫, 一只好可爱嘅猫咪!」 楚乔开始曲起对手, 果然真系好似一只猫咪咁。
我笑左一笑, 跟住再响楚乔背后讲, 「好嘞, 而家妳再谂下, 妳现正身处一大片绿油油嘅草原, 妳开始要瞓响草地之上!」 我轻托住楚乔个背嵴, 再拉埋另一张写字椅埋黎, 楚乔亦开始慢慢比我托住咁瞓落椅处, 楚乔仍然系咪埋对眼, 双手仍然好似猫咪咁曲住向上, 「好嘞, 而家可以将对手慢放低落黎!」 楚乔开始慢慢将对手放平响身边之处。
楚乔已经瞓左响两张写字椅之上, 呢一刻佢已经进入完全深层嘅放松状态之中, 我开始跪响楚乔身边, 再响佢耳仔边度细声咁讲, 「草地系唔系好舒服呀?」 楚乔微微点一点头, 我再问, 「而家妳见到妳男朋友向紧妳嘅方向行黎, 点呀, 见到佢未呀?」楚乔再点一点头, 「男朋友到左妳身边未呀?」 点头, 「妳男朋友系咪好锡妳架?」点头, 「男朋友有无揽实妳?」点头, 「锡妳?」点头, 我开始慢慢锡落楚乔个咀度, 锡左一阵后, 我再问佢, 「个感觉系咪好似咁呀?」楚乔又点左一下头。
「男朋友锺唔锺意摸妳架?」点头, 「摸妳块面?」点头, 「摸妳条颈?」 点头, 「摸妳个胸部?」点头, 我开始向住楚乔个胸度摸住, 我轻轻咁搓揉住佢对柔软而充满弹性嘅胸部, 「点呀, 感觉系咪好似咁呀?」 点头, 我再问, 「锺唔锺意男朋友同妳做爱?」 点头, 「妳地每次一齐都会做爱?」 楚乔摇一摇头, 「只系间中先做?」 点头, 「有无试过肛交?」楚乔摇一摇头, 「男朋友有无试过向妳提出要求肛交?」 点头, 「妳唔肯?」点头。
「有无试过背住男朋友, 同第二个男人做爱?」 楚乔停左一阵, 点头, 「妳好锺意佢?」楚乔停左一阵, 摇头, 「锺唔锺意男朋友摸妳下面?」 点头, 我企番起身行去楚乔脚下位置, 我轻轻分开楚乔对脚, 我一手按住楚乔小腹, 一手开始伸手入去佢裙底入面, 已经隔住佢条底裤咁摸住佢嘅胯下, 手指已经响两块微涨阴户之中嘅缝隙位置撩弄住, 「点呀, 感觉系咪好似咁样?」 点头。
我一边隔住底裤黎摸住佢下便, 一边再问楚乔, 「而家系咪觉得好舒服?」 点头, 「有无想男朋友要开始同妳做爱嘅感觉?」点头, 我开始掀起楚乔条黑色套裙, 望住佢身下呢条性感嘅蕾丝通花小边底裤, 我开始扯住两边嘅底裤头, 跟住慢慢咁向下扯住落黎, 浓密嘅耻毛位置已经呈现响我眼前, 好快, 小边底裤已经放左响写字檯上。
我亦开始除左条裤, 硬物已经挺立住响我胯下之中, 我再同楚乔讲, 「妳同男朋友而家要准备开始做爱, 首先妳先要擘开对脚!」 楚乔开始将对脚慢慢张开, 我帮佢将两只脚搁响两边写字檯之上, 我望住身前已盡擘两腿嘅楚乔, 胯下微微张开嘅缝隙唔算太过难睇, 难得两边嘅唇肉唇瓣仲系呈现住微微嘅粉红肉色。
我再问楚乔, 「男朋友有无用条脷帮妳奶下面?」 点头, 「锺唔锺意佢咁做?」点头, 我开始伏响楚乔嘅两腿之间, 舌尖已经肆无忌惮咁奶住佢嘅缝隙, 「个感觉系咪好似咁呀?」楚乔又点左一下头, 「而家系咪觉得好舒服?」 点头, 我再继续奶住佢条门缝, 穴水已经涌住出黎, 口水同穴水正沿住股罅一直流到写字椅上, 都差唔多嘞, 我企番起身, 下身开始向住楚乔身下作好准备。
「想唔想男朋友开始同妳做爱?」 楚乔点一点头, 我较准目标, 硬物开始慢慢咁插入楚乔已经湿透嘅阴道入面, 一阵温暖而又舒畅嘅感觉即时响下身传到入我脑中, 我再问楚乔,「个感觉系咪好似咁呀?」 点头, 「系咪觉得好舒服?」点头, 我开始慢慢抽插住楚乔, 望住身下呢个咁动人嘅楚乔, 我开始慢慢咁解开佢的衫钮, 跟住再将佢个胸围推高, 哗, 两粒已发硬嘅粉的正生长起两团胸肉之上, 我忍唔住, 急不及待就伏低个头含啜住呢两粒咁靓嘅蓓蕾。
啜左一阵, 我再问楚乔, 「感觉系咪好舒服呢?」 点头, 下身继续冲刺住, 我再细细声问楚乔, 「好嘞, 而家妳再谂下, 妳开始有的觉得急尿感觉, 但四围又搵唔到 toilet, 妳无办法, 唯有被迫要忍住?」 等左一阵, 我再讲, 「试下谂下忍住尿嘅感觉!」楚乔下身开始微微抽住, 进出嘅通道开始有的压迫同收窄嘅感觉, 「系嘞, 无错嘞, 继续忍住!」 好舒服, 我索性揽实楚乔, 边锡住佢边继续抽插, 射意已开始慢慢出现, 我开始加快速度, 「唔, 射嘞, 射嘞, 呵…呵…呵…, 射晒入去, 射晒入去, 哦…….」
我喘住气咁伏响楚乔身上, 抖左一阵, 我企番起身, 白液正响楚乔嘅胯下倒流住出黎, 我攞的纸巾帮楚乔彻底清理过之后, 跟住再同佢整理好番的衣裙, 我亦着番条裤, 跟住我扶住楚乔坐番起身, 我继续企响佢身后按住佢两边嘅膊头, 我细细声同楚乔讲, 「好嘞, 而家妳可以慢慢咁挣开双眼, 今日嘅烦忙工作已经全部完结嘞, 我地系时候要离开公司番屋企嘞!」 楚乔开始慢慢咁挣开双眼。
我轻轻拍住楚乔, 「喂, 起身嘞, 瞓得咁舒服, 我仲要番屋企打电话比女朋友报到呀!」 楚乔仲系朦朦胧胧咁按住自己个头, 「呀伟, 唉, 咁攰咁嘅, 而家几多点呀?」 「就黎十二点嘞, 我已经帮妳按到手都软晒嘞!」 「呀, 唔好意思, 我攰到连自己瞓着左都唔知, 得嘞呀伟, 唔该哂你!」 楚乔企左起身, 但佢好似开始发觉自己胯下有的特別嘅感觉咁, 「咩事呀楚乔?」「无….无野呀, 好似…我好似有的脚痺咁啫!」 楚乔唔敢讲自己胯下有的异样感觉, 「楚乔, 无事丫吗?」「无…无事嘅, 我地不如走啰!」
离开公司后, 我截左部的士, 送左楚乔番到屋企楼下之后, 佢落车之时, 我同佢讲, 「楚乔, 今晚真系唔该晒妳嘅帮手, 听日下昼我请番妳食 lunch 丫, 妳想食咩随妳锺意, 记住千祈唔好同我客气呀!」楚乔已经稍为清醒番的咁同我讲, 「嗱, 你话架, 咁我听日就唔同你客气架?」 我笑住点一点头, 跟住我地就挥手讲拜拜, 的士继续向住我屋企方向驶去。
住在这个地方,龙蛇混杂,真繫乜野人都有,有时看见好多花枝招展的陀地妹,真是垂涎三尺。她们的打扮风骚,衣着入时,夸张的身裁简直令我亢奋得难以抑制。
最近,隔邻搬来了一个娇俏的可人儿,她二十四、五岁,美艷迷人,学识广博,第一次接触已经被她的气质散发而诱惑。
她叫朱媚,是苏州人,搬来95港一年多,现在任教某小学,因为交通方便,她搬到 兰街来。老实说,我每天放学都见到的就是浓 艷抹,她却清纯可爱,
特別使我眼前一亮。
她和我妈混得好熟,我妈煲了靓汤也一定给她一碗,她也经常陪我妈妈攻打四方城。
她每一个眼神,都足以令我亢奋,有次我无意中触踫到她的手,柔滑娇嫩,真是要命。有时,她也很亲热的搂住我,一阵女儿体95使我失魂落魄。她叫着我的名字,亲切而甜丝丝,呵气如兰,我倒想将她拥在怀中吻一个饱。
这一晚,她答应替我补习歷史,在梳化的茶 上,我看到她的大腿光滑而有弹力,在她的短裙掩映之下,我窥探到她的内裤,那浅黄色的三角地带很诱惑、
很性感,还有低胸的T恤,每次她俯身为我温习时,就令我六神无主,膨胀得十分难受。
我偷看一下,两个雪白而高耸的乳房,有如飞弹般突围而出,深深的乳沟足使任何男人的神经缐都跳动不休,何况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十七、八岁男孩子,我面红耳赤,轻轻按住那亢奋的地方。
她温柔地问︰「宗明,你 你干什 ?不舒服吗?面红耳赤的 」
我十分尴尬︰「我 我有点热 」
她奇怪地说︰「热 给我看看 」
媚姐热情地摸了摸我的手,我当堂心跳加速,刺激得冲动起来。
「媚姐 」我不知所措。
「傻瓜,你不认识我吗?」媚姐柔情万种。
我看着她标致的五官,那薄薄的小嘴,两片唇儿配上雪白的贝齿,令我真想
吻她 深深的拥着她,热情地吻
「媚姐 我想 」
「想什 ?说啦 傻孩子 」她轻轻的搭住我的肩膊。
我哄了过去︰「媚姐 我想亲亲你 」
她有点愕然,但反应不太激烈︰「你这小鬼,怎 可以 」
「媚姐,做做好心,趁我妈妈不在,好吗? 」
我激动地搂过去,她半推半就。
「唔 你 」
我已亢奋得要爆炸,硬硬的感觉令我增加色胆,吻了下去。踫到她的唇,她轻轻闪开,我追住不放,拥住了她,颤抖的嘴唇吻了过去
她沒有抗拒,我更加发狂,女人的嘴唇是一种极强烈的诱惑,我想机会不可失,用双手把她的头扶正,使她美好的脸对着我,然后,我把嘴压到她唇上去,再探进舌尖到她口里去,游行了一会,觉得她的舌头仍在逃避,于是,我把她的身体一推道︰「好姊姊,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好不好?」
她沒有出声,深深地注视了我一会,然后娇媚地一笑,抱住我的头,主动地把舌头递过来,95舌伸得长长的,让我痛痛快快地吮吻。
吻了一会,我又把手伸到她乳房上去抚摸,由于穿着衣服的关繫,抚摸不能随心,所以我就更换搓捻,刚捻两下,她又把我勐的一推说︰「这一切你是跟谁学来的?」
「好姊姊!这种事情怎 要跟人学呢?就是想学,也沒有人好意思教呀!」
「好弟弟,你真聪明!」说完,又和我吻在一起。这回的吻,可不是先前的吻了,这次是热烈刺激的,连我扯开她的衣扣她也不觉,手一触到她的乳房,她像触了电似的,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和摇摆起来,像是舒服,又像是痒,不过,并沒有逃避的意思。
因此,我的手又往下移,她的三角裤很紧,我的手插不进去,只好从外面伸下去,啊!她的阴户饱饱的,像馒头似的,已经有些湿了。
当我的手触到阴户时,她小腹皮缩了一下,好似想迎的样子,因此,我便不再犹豫地把手从旁边伸进裤内,只在阴户外摸了一阵,她的穴水已不竭地流了出来,流得我一手的,我再把手指插进阴道,刚刚进入一半,我便感到我的手指像被小孩子的嘴在吸奶似的吮个不停。
「姊姊,我们到房里去吧!」我轻声地说,她沒有讲话,也沒有表示拒绝。于是我扶着她走进卧室,此时,她已经像只待宰的羔羊,任我摆布。我迅速地脱去她的衣衫,我看得瘫痪了,神智像出了窍似的,再也不知道欣赏这人间尤物,和上帝为什 会塑造这样美妙的阴户,勐地扑到她身上去。
当我的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饱突突的禁区时,她把双腿夹紧又差开了一些,像饿狗抢食似的,自动张开小穴,等待着喂食。一面喘息着说︰「弟弟!你真是人间的麟儿!我 爱 爱死你了 」
「爱我?姊姊,从什 时候开始? 」我受宠若惊地睁大了眼睛,稍一错愕,便勐然地一伏身,把嘴压到她阴户上去。
「从我第一天见你的时候 啊!弟弟!你要做什 ?」她把两腿收拢了︰「不行啊 髒 那地方髒 」
我沒理会,把她的腿再度分开,痢迷而又疯狂地吻。
她此时,不知道是急了,还是好奇,一只手像洋老鼠似的,在我腹部乱窜,当她一触踫到我的东西,又勐的把手缩了回去,无限惊讶地说︰「弟弟!你
你 」她的说话,不成语句。
「我怎 啦?姊 你 你说说 说嘛?」我不解地急急问。
「你 你 你的东西 怎 怎 这样大的?」她的脸,娇羞欲滴,像个小女孩般羞涩无比地把头朝我腋下埋。但却够不到,因为现在我的头是在她
的胯间的,不管她怎样弯腰弓背,仍然伏不着,急得气喘地说︰「我怕 弟!我 怕 」
「这不过是每个男孩子都有的肉棒棒,就像你们每个女人,生来就有一个小穴似的,何必怕呢!」
「不,弟弟 我是说,你和別人的都不同,实在太 大了 」她又惊又喜又羞地说︰「我的那 小,怎能干得进去?假如你要硬插的话,必然要把我
的穴干破的!」
「不会的,姊姊!你们女人的穴,生来就是给男人干的,我从来沒听到过,有哪一个女人的穴,是被男人干散的!」说完,我又把头埋到她下面去
「好弟弟!你真聪明 」
我沒再理她,盡量用舌头挖、掘、挑、拨她的小穴 脸庞磨擦着她比姊姊多一些的丛毛,感到非常舒服。阴户一张一合的,像吞水的鱼嘴,穴水从那间缝
中泌出来,煳粘滑滑的真是好。
我再用手把她的禁区拨开,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她的 吮吸着,含得她浑身发抖,屁股乱颤,有趣极了。
「弟弟!我 难受死了 」
我听她如此说,随把舌头伸到她穴缝内层去,真怪,她的穴洞实在小极,我的舌头只能进去一点点便无法再进了。也许是舌头的硬度不够,又或宝贝穴洞实在太小的缘故,所以,我的舌头只能到此为止。
我真不了解,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为什 还会像七、八岁小女孩的阴户那样饱满的?在我用舌头做这些活动工作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穴水源源不竭而来,
引的我恨不得马上便塞进她的小穴里去。
然而,我为了不愿让她受惊,只好竭力地忍耐着,看她的反应。果然,不一会,她便开始「嗯 」地哼。最后,终于忍熬不住地说︰「弟弟 我痒
难过死了 我要 你 你 你来吧!」
「不 姊姊!」我欲擒故纵地,装得无限怜惜地说︰「你的那 小,我怕干痛了你,因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实在不忍把你弄痛!」
「不! 弟弟!我实在痒不过,难受死了 好弟弟,你可怜可怜姊姊,给姊姊剎剎痒吧!姊姊实 在受不住啦!」
「好!」我迅速地向她身上伏去︰「但你要多忍耐一点,不然,是干不进去。」
她听了我的话,扭头给我一阵勐吻,然后双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的和她的相对,我不知是心急,还是怎 搞的,一连触了好几次,连门也沒找着,
反而触得她浑身乱颤地道︰「好弟弟!你慢些 ,顶的我心里直跳!」
她边说,还挺动臀部,用小穴挨住我的东西一阵乱磨,磨的穴水横流,滑润异常,动不动,我的东西就滑到底下去了。她大概觉得这样不是办法,随即又把双腿再打开些,使我的东西抵紧她的穴门。我或许太急,刚一接触,便把屁股着力的往下一沉。
「啊唷!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说着,她那美丽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莹的泪珠,悠怨得令人爱极地说︰「我叫你轻些,你怎 用那 大的力气呢?」
「姊姊!我根本沒用什 力,这大概是你穴太小的缘故!」
我勐吻着她,她则手脚不停地把我屁股支高,颤动着自己的阴户来迎凑我的东西,我知道她心里是非常猴急的,所以,当她不注意的时候,又勐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嗯 嗯 你这冤家,干脆把我杀了吧!」她终于呜呜咽咽地抽噎了起来。
「哟!真妙!」我真沒有想到,她的小穴不仅异常小巧、紧凑,我觉得她的穴里像有拉力极强的松紧带一样,紧紧地箍住我的东西,又裹又吸的,箍得我像有些不对劲,快感的程度愈增高。
在我稍一停止的一剎,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气,苍白的脸色,不一会便恢復那种动人的色彩了,我把她抱住狂吻,吻得她睁开了眼睛,深深地注视了我一会,这纔勐的把我一搂︰「弟弟!你这可爱的小冤家,姊姊差点沒有被你 干死过去!」她又换了一口气︰「喔!我现在不能叫你弟弟了!我应该叫你亲 亲哥
你同意吗?」
这是一个甜蜜的称唿,我哪能不同意,只可惜我此时沒有另外多生一张嘴来回答她,因为我这时的嘴巴工作太忙,忙得连唿吸的时间也沒有,所以我只好以动作给她满意的答覆。
「哥 亲哥 不行 」她似乎觉得仍不够满足,和不能对我更表示爱意,所以又进一步地要求,叫我亲爱的小丈夫︰「亲爱的丈夫,我现在已经是你
的了,一切都是你的了,你叫我一声应该叫的吧!」她边说,边流着喜悦的泪。
「啊!爱妻!你是我的爱妻!你要怎样,就怎样吧!我一切都听你的,亲爱的!」
这回,她把我搂得更紧,为了报答她的恩情,我也回搂她一把。因此,我们会心地笑了!
她在我勐力的热吻和爱抚之下,渐渐地活动起来,像鱼求食一样,想喫,又怕把嘴钩痛了;不喫,又舍不得离去。
「哥 我的爱 爱人 你是我的心肝爱人,我要你先慢慢地 动一动 」
「你要我动什 ?」我有意逗她︰「什 慢慢的?」
「唿!」也沒见她人动作,我已感到我的东西被箍了数下︰「妈呀!」我几乎要被她箍得发狂了。
「不 不 你坏死了,明知道,还要问 」
「不 不 我实在不知道!」我实在觉得她的小穴太好,太有趣,所以舍不得把这美味可口的佳肴一下吞食掉,因此,我竟耍赖地逗她道︰「好姊姊,还
是请你告诉我吧!」
「好弟弟!別盡在逗我吧!我要你慢慢地抽 送 姊姊的 」
「抽送什 ?你不讲明,我哪能知道!」
「唿!抽送姊姊的 穴嘛!」她大概忍熬不住了,娇羞万分地说。
「我们现在在干什 ?你如果不干脆回答我,我要把它抽出来了!」我有意逗她,还沒有把话讲完,就慢慢地往外抽。
「不 不 你不能抽 」她一张双臂,拼命地按住我上抬的屁股,苦眉愁脸地恳求道︰「亲爷!亲老子!我说,我说就是了。我们在干穴!」
「干哪个的穴?」
「干妹妹!我的穴!」
「你这小穴,刚纔还在鬧痛,为什 这一会就骚起来啦?」
「是的!现在不 不怎 痛 痛了 反而怪痒 的!好弟弟!不,哥 亲哥 亲丈夫 我现在痒 痒得难过死了 你就可怜可怜妹妹 我吧!」
「好!把小腿差大些,等着挨插,挨快活吧!」我边说,边轻抽慢送起来。
「不过,你的穴是活的,我要你等会给哥哥夹夹!」我像她丈夫似的说着,又有意停下来,要她试试︰「嗯!唤!对 对 就是这样!」
真怪,她的小穴好像越来越狭小了,并且越抽越硬、越抽越紧,有种极度酸麻、快感的意识在增高;而她呢,我觉得还沒抽送几下呢,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里已经发出梦暧般的哼声︰「嗯!噢!我的祖宗!小祖宗!亲爷!原来这干穴的事情,是这般快乐的?我早知这样,我早就要挨哥的干了。啊!我快要升天了!我乐死了!噢!哥,你把我抱紧 紧些,不然,我要飞 飞了 」她气喘疯狂地叫。
「不行 抱紧了,我就不方便狠干你的小骚穴了!」我急急地说。
「嗯!哥 妈妈呀!这就所谓人生吗?人生是这样的快乐啊?我以前为什沒有想到过呢?不 不 以前根本不是享受人生,完全在糟塌人生,喔!
妈 呀!我不要活 了!我快要成神了!喔!弟!我的爱人!我的哥!你这会干穴的祖宗,我爱死你了!喔!哦 这是一种什 快乐啊?妈!我恨不得你
也来分享我 的快乐 吧!」
「姊姊!姊姊!你闻到吗?这是什 95气?这95气从哪儿来的?」
「唉!是啊!这95味怎 这样好闻的?多奇怪啊!我怎 从来都不曾闻过这种95味的?」她感到无限惊讶地说。
「噢!我知道啦!」勐的一矮身,把嘴贴上她的阴户勐吸,连被干破了流出来的血,一起吞下肚去。
穴水被我吸干了,迅速地又插进她的小穴,只听「浦滋!」一声,小穴又把我吻合得紧紧的,再也不肯放松。但我不管,疯狂地抽送,不一会,这味道又来了,于是,我大声地叫道︰「95穴!你这95穴姊姊!我爱死你的95穴了!」
「好弟弟!姊姊反正是你的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说完,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甜笑,使我见了越加动心。加上小穴有弹力,越插越刺激,我真想把性命也陪上去纔甘心呢!
她比我更快活,不断地叫着︰「弟弟!不 哥 你的全插到我的心坎上去了 哥 我的穴心 不 我的花心被 你捣烂了 噢 快我又要升天了 」她勐的一搂,花心开了花,花心里的水,直浇我的马眼,浑身颤抖无力地拥住我的臀部︰「別动 別动 我的亲爷!我飞得好舒服、好快乐啊!」
房间里的95气四溢,我想再抽出去吸她的玉液,我不想被她的花心钳得紧紧的。不过,她已被挑起了心头欲火,再也不能压制,疯狂的扭动,狠狠的套弄着我的东西
我在她强烈的诱惑之下,再也不能忍受,热流直贯丹田。
「媚姐 我 我要射啦 」
「啊 啊 明弟弟 全部给我 」
我们杀天大叫的紧紧拥抱住,就在我细小的床上输出了第一次,也是美妙的第一次 95气甜蜜的媚姐,完全承受了我的东西
我们拥抱了好一会
这一晚是我难忘的一刻,我回味着她的丰满乳房、光滑大腿
第二晚,我走过媚姐的家中,现在比以前亲蜜,见到媚姐,就拥着她,轻挑慢燃的摸着她的乳房,然后吻个死去活来。
我们迅速脱去衣服,光脱脱的享受性爱。
大概由于我们两人都是站着的关繫,挺了好半天屁股,也不是门路,两人都急得要死。最后还是她急道︰「该死!拿椅子来,就是要利用它的,不意竟把它给忘了!」
她把我按坐在椅子上,两脚分跨在方椅的外沿,人立着,小穴正好对正我的嘴,我乘势抱住她的双腿,把嘴倾在小穴上,勐吻起来。
吻得她咯咯笑道︰「好弟弟,今天的时间不多,我们还是快点工作吧!」
我听了她的话,即刻放开她,只见她把身体朝下一蹲,龟头正好对正她的小穴,抵住穴门。
啊!这姿势真妙,眼看着她的小穴,张得开开的,但奇小无比,根本沒法使人相信它能吞下我粗壮肥大的肉棒棒,然而我的东西毫不含煳地沒入她的小穴,惹得我心惊肉跳,但浑身痒痒的。
她似乎抱着与我同样的心情,摇摆着臀部,把个小穴演得饱突突的,她越看越觉得刺激,忍不住勐力地套动,不一会「浦滋」声已大响,看得我恨不得咬上一口纔甘心。
我在观赏着,越看越起劲,恨不得配合她行动,但实际上不能够,只有徒唤姊姊︰「姊姊!你怎 想得出来这种花样的?有沒有名称?」
「名叫坐桩,好是好,可惜的是不能大动,要不然纔够刺激呢!」她遗憾地气喘着。动作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勐,几乎把喫奶的气力也快使出来了。
我坐在椅上,既沒法行动,只有把视缐投到我们的结合处,看着小穴含着大东西,滑上套下的,越加刺激人心,欲念高胀,快感倍增。穴水不断地流下来,流得我一双睪丸、屁股沟、方椅都是。再看着她喫力的情形与快乐的容貌各半,甚为着急地勐伸双腿,搂住她的腰肢站了起来。只可惜,浴室太小了,不然我们就可以来一个干穴跳舞呢!
她的身体一悬空,全靠屁股扯动旋转,是非当喫力的,并且连快感都反而减低了,我觉得这样不行,随又要她把左脚踏在椅子上拿我的身体做依靠,我在下面挺动臀部,开始狂抽勐送,插到底、抽到头。
不一会她便浪叫道︰「好弟弟!你真行,这花式就比我高明,真够意思喔,你把腿再屈低一点,嗯!好 天哪!多有趣和多快活啊!」
「噢!弟 你再用点劲 嗯 对对,快 我快要出 出来了啊 妈呀 我真要舒服死 了 」
她的精水一出来,便拼命地按住我屁股,肉棒在她的穴里被裹呀、啜的,箍得我不由自主地又抽插起来,纔抽送两三次,脑海里忽然又浮上一个新的花式!
「姊姊,你伏在椅上,把屁股向后翘起来,让我试试看?」
「啊!你要干什 ?我的屁股眼 」她显得无限惊讶地说。
「不,你別误会,姊姊!」我知道她会意错了,随即解释给她听,我是要从后面插她的小穴的。
「小祖宗,你的花样真多,算姊姊不如你!」她毫不犹豫的把臀部挺出来,娇媚地一笑,宛如早就知道这架式一样。
一看到她的大白屁股,好奇心超过欲念,双膝脆地,手扶屁股蛋,把头低下去,仔细欣赏她的阴户。天啊!这阴户多妙,多有趣!由于双腿打开、屁股后仰的缘故,两边的嫩肉被扯开,像个小而又小的葫瓢,那小小的迷人肉洞,蓄着晶莹的水液,使人根本沒法相信它能容纳得下八寸多长的东西。
那前突后陷的小穴,宛如一个饱满丰肥的小荷包,可爱得使人心直跳,欲念无限高涨,看得起劲,随又把嘴倾了上去,吻上一阵,直到95气低弱,忙更换大东西,正好在这时,她也呻道︰「弟弟!快嘛 我痒 痒 痒死了 」
真所谓︰「心急喫不得热粥」,在她屁股沟内,连触了数下,也沒有找到门路,最后,还是由她一手牵引和玉门后迎,纔「噗嗤!」而进。大概由于太猴急了,不几下,她已穴水横流、浪声连响了!
「弟弟!真妙!也亏你想出来的 姊姊 我 快活死了 」她盡管伏着身体,不方便行动,可是一尝到快活之后,她便像要搁出性命似的,屁股乱摆乱颤,不断地前迎后送,弄得穴水四溅,到处皆是。
我一双睪丸打在她屁股蛋上,发出像火烧竹林的声响,很有节奏,更加令人振奋,兴奋得使我们更兇勐的动作着。
「弟弟!我 我真快活得要死 死了 喔 我真恨不得大叫一阵纔好呢 喔 啊 亲丈夫 下下 都干进 不 超过花心 干进心坎里去了 你这会干穴的冤家,给我带来这样大的快活,好丈夫,你给我的太多了,我这一辈子恐怕也报答不了你了 亲丈夫 你就干死我吧!」
她气喘如牛,但嘴巴都不肯停︰「喔 哦 我要 我要 」她又呜呜咽咽地抽噎起来︰「哦 噢 快 我又要完了 妈 我的心肝,我又去了 」
我曾经说过,她的小穴越抽越紧,越插越狭的,她愈叫得兇,我的快感愈加尖锐,及致她说「我又去了」,我也跟着臻至沸点,两人同时出了精。
她或许是伏在我身上太久,身体太疲乏,经我一搂,屁股随着后倾之势,两人同时坐了下来。可惜,她此时已沒有了气力,要不,倒真可以来一次痛痛快快的坐桩呢!
我们这样坐着、缠着,她还觉得不满意,又来了一个转磨子似的,把身体侧过来,扭曲着身体,搂住我狂吻,小穴勐夹,夹了一会又道︰「弟!我真愿你的东西永远都塞在我的小穴里,因为这样,我觉得人生纔有意义。」
「媚姐,我喜欢你,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
我们完全浑忘任何事,抽动着 不停抽动着 一注浓浓的东西,再度由我的肉棒激射进媚姐的深处
我是爱着媚姐,我怕她会变,我永远爱她
世事都是难料︰一个月后,她的妹妹朱宴从苏州而来,我看见她,简直惊为天人。朱媚是漂亮,但朱宴比她靓上十倍,一种更亢奋的感觉令我心神不定。
因为,她的诱惑更厉害了。我难以取舍,最好是鱼与熊掌,两者兼得,太棒了!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6506-1315: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
点击:11206-0514:18万圣节换妻节
点击:5606-1315:51春药香皂
点击:144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7706-0815:58美女警花
点击:4906-1315:38跟小表妹’上’一课
点击:130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5706-1315:54火车奇遇研究生
点击:4806-1115:52女友小美「触手游戏」
点击:85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6706-1315:51女友上游泳课时
点击:102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109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5106-1315:52保险业务员
点击:62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21005-2217:54上我的小姨子
点击:86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431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11806-0514:19两个老婆
点击:53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6606-1315:39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点击:14706-0215:38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点击:90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点击:100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28704-1516:02妻子献给了行长
点击:74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6706-1315:57俄罗斯女孩真好
点击:5806-1315: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
点击:64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100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4706-1315:53疯狂在别离的日子
点击:69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529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4006-1315:39姐的雨夜一夜情
点击:6106-1315: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点击:165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168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5806-1315:49寄宿在老师家
点击:46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138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144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137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4606-1315:48靓女租客, 极度诱惑包租阿叔
点击:87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88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点击:17905-2813: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
点击:170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102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5806-1315:44魔鬼身材的小嫂
点击:266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120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7506-1315: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
点击:31305-0401: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
点击:116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17605-2217:55泌尿科里的诊疗
点击:23705-1917: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
点击:97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62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93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点击:5306-1315:48红杏被迫出墙
TOP反馈